| EN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最新觀點| Nature Food:俄烏沖突引起的對國際多層食物生產網絡的沖擊傳播決定了全球食物供應

                                  作者:蒲阿慶、趙伊琳

                                  俄羅斯和烏克蘭在全球糧食生產和供應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麥出口國,烏克蘭則位居第五。兩國合計占全球大麥供應的19%、小麥供應的14%和玉米供應的4% ,占全球谷物出口量的1/3以上。兩國也是油菜籽的主要供應國,占世界葵花籽油出口市場的 52%。在全球糧食減產的大背景下,全球有32個國家對糧食出口實施了限制,旨在保護國內糧食安全。其中就包括歐盟和美國在內的其他主要產糧國和地區。如此一來,因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糧食出口不足而出現的缺口就很難得到彌補。在俄烏沖突的持續影響下,全球糧食和化肥生產與供應鏈遭到了嚴重破壞,從而引發了一場全球性的糧食危機。

                                  近期,美國東北大學(Northeastern University)Moritz Laber聯合奧地利Complexity Science Hub Vienna, Stefan Thurner教授團隊在Nature Food 發表了題為Shock propagation from the Russia–Ukraine conflict on international multilayer food production network determines global food availability 的研究論文,揭示了俄烏沖突對全球食物供應的主要影響。

                                  俄烏沖突對全球食物供應的影響可以證明,依賴全球食物生產網絡會導致許多地區食物短缺。研究使用貿易(直接)和食物轉換(間接)相結合的多層網絡模型,揭示了192個國家和地區在受到農業生產局部沖擊后125種食品的損失情況,從而量化了108種沖擊傳播的影響。其中烏克蘭的農業生產完全損失對其他國家的影響存在異質性,總體來看直接影響導致葵花油損失量高達89%,玉米損失量高達85%,間接影響導致禽類損失量高達25%。過去研究往往孤立地處理產品,沒有考慮生產過程中的產品轉換,而本模型考慮了本地食物供應沖擊在生產和貿易關系中的全球傳播情形,從而可以比較不同的應對策略。

                                  1.png

                                  將貿易和生產理解為多層網絡

                                  文章中的模型將不同國家不同食品的貿易和生產描述為一個迭代的三步過程。這些步驟為:(1)將產品分配給不同的目的;(2)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3)食品轉化和加工活動。圖 1 為模型的簡化版本,通過多層網絡進行展現,簡化后僅包括玉米和豬肉兩種產品以及烏克蘭、法國和德國三個國家。

                                  2.png

                                  圖1. 三個國家和兩種產品的貿易和生產多層網絡關系示意圖


                                  沖擊通過不同的渠道傳播

                                  烏克蘭產量的全面沖擊導致歐洲部分地區、西亞和北非的谷物和食用油遭受嚴重損失。盡管成本可能會增加,但高收入國家將能夠通過動用儲備或更換供應商來減輕損失,而中低收入國家可能無法減輕損失。在北非和西亞,在戰爭爆發之前,糧食安全問題就已經至關重要,然而各國因素各不相同,其中包括因 COVID-19 大流行造成的供應鏈中斷、極端天氣等事件和當地沖突,研究結果證實了這些地區糧食危機風險的增加(圖2)。

                                  3.png

                                  圖2. 一個微模型示例,展示了模型中可能導致損失的不同沖擊傳播通道


                                  烏克蘭在全球糧食系統中的作用

                                  在南亞和東亞,葵花籽油相對損失了 67.7% 和 48.7%,對烏克蘭葵花籽生產造成沖擊。烏克蘭葵花籽油受到的沖擊導致世界這些地區遭受同樣的損失。北非也出現了類似規模的損失,由于葵花籽沖擊,北非損失了 48.2%,葵花籽油沖擊損失了 48.1%,而北歐則分別損失了 38.2% 和 38.1%。

                                  對于玉米本身來說,烏克蘭玉米對其他國家玉米的影響最大的是北歐,損失達39.1%,但同時南歐(30.1%)、西亞(22.2%)和北非(17.1%)也受到影響。而這些損失不僅包括直接從烏克蘭進口的玉米損失,還包括由于缺乏種子以及與可能依賴烏克蘭玉米種子進口的第三方國家的貿易而導致的國內產量減少(圖3)。

                                  4.png

                                  圖3. 烏克蘭所有食品生產同時受到沖擊,影響到世界不同地區和產品






                                  原文鏈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3016-023-00771-4





                                  電話:010-62993788 郵箱:lss@www.nanook.top 版權所有?北京中智生物農業國際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平谷區峪口鎮峪達大街1號院 京ICP備20027069號-1
                                                                  大屌爆操白虎逼